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最近更新 下载排行

    卷二 21-44

    作者:凯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3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4战后欧洲史2·繁荣与革命(1953-1971)维京传奇·来自海上的战狼一个人的世界大战史·看倪乐雄重建烽烟现场极端的年代这个历史挺靠谱3:袁腾飞讲世界史燃烧的远征·十字军东征简史战后欧洲史4·新欧洲 旧欧洲(1989-2005)

    21.凯撒在科尔杜巴召集了一次会议,他向各方面—一表示了谢意。感谢罗马公民们,为的是他们尽心竭力使这个城市保留在他手里;感谢西班牙人,为的是他们驱走了驻军;感谢伽德斯人,为的是他们挫败了他敌人的计划,维持了自己的自由;感谢到那边去担任守卫的军团指挥官和百夫长,为的是由于他们的英勇,使林德斯人更坚决地实行自己的计划。他免除了罗马公民答应给瓦罗充作公用的摊派,他把财物还给了那些据他知道因为讲话太自由了些,招来充公之祸的人。在把酬赏发给了一些城镇的公私双方之后,他又使其余的人对未来都充满美好的期望。他在科尔杜巴停了两天之后。出发到伽德斯去。他命令把从赫丘利神庙中拿来、现贮放在私人家中的钱财和纪念品,都仍送回到庙里去。他还任命星图斯 ·卡西乌斯主管这个行省,并交给他四个军团。他自已带着马尔库斯·瓦罗所建造的那些船只,再加上伽德斯人奉瓦罗的命令建造的那些,在几天之后到达塔拉科。差不多近西班牙行省各地方来的所有使者都已集中在那边等候凯撒来临。在以同样的方式公开或私下颁给了一些国家奖赏之后,他离开那边,从陆路赶向纳波,再从该地赶向马西利亚。在那边,他得知已经通过了一条有关设置独裁官的法案,他被司法官马尔库斯·勒比杜斯提名为独裁官。

    22.马西利亚人被各式各样的灾难弄得精疲力尽。粮食已经变得极端缺乏,又加在海上两次被击败,屡次的突围出击也都被挫败,加之还得和一场极其严重的瘟疫作斗争,这是由于长期的围困和改变了一向所习惯的食物引起来的,因为他们现在全靠过去积存下来、储藏在国家仓库中以备象目前这种意外之需的陈小米和烂大麦过日子。他们的碉楼被摧毁了,他们的一大部分城墙也已倒塌,无论从毗邻的行省还是军队,都不可能再有援助来,因为他们已经听到这些都已落人凯撒手中,他们决定真的投降,不再弄虚作假。但在几天以前,当卢基乌斯,多弥提乌斯一发现马西利亚人的意图时,就已经设法准备下三条船,其中两条给自己的僚属朋友,自己登上第三条,在狂风恶浪之中脱出海去。奉了布鲁图之命每天经常在港口担任警戒的一些舰只,看到了他们,立刻起锚追去,其中多弥提乌斯自己乘坐的那一条船一直竭力向前逃走,在风力的帮助下逃出视线之外。其它两条船看到我军的船只集中着赶来,十分害怕,重又驶回港里。马西利亚人按照接到的命令,把他们的武器和机械搬出城,把他们的船只进出港口和码头,还把他们财库里的钱也交了出来。当这些事情处理完毕时,凯撒饶恕了这个城市,主要还是看在它的声名和古老面上,而不是因为它还有其他什么对得起人的地方,可以到他面前来乞恩。他留下两个军团在那边作为驻军,把其余的部队都遣回意大利,自己出发赶到罗马去。

    23.大约在同一时候,当盖尤斯·库里奥从西西里航行到阿非利加去的时候,一开始就轻视普布利乌斯·阿提乌斯·瓦鲁斯的兵力,只从凯撒交给他的四个军团中带去两个军团和五百名骑兵,在航行途中度过两天三夜之后,抵达一个叫做安奎拉里亚的地方。这地方离开克卢佩亚约二十二罗里,有一个在夏天还算不错的停泊处,被两条地岬环抱在中间。小卢基乌斯·凯撒正带着十条船在靠近克卢佩亚的地方等待着他,这些船是海盗战争之后一直搁置在乌提卡附近的,普布利乌斯·阿提乌斯为了这次战争,特地修理了它们。当小卢基乌斯·凯撒一看到我军的船舰数目很多时,十分吃惊,就从大海面上逃口去,把他的一艘装甲板的三列桨舰搁置在附近的海滩上,丢下不管,自己从陆路逃到哈德鲁墨图姆去。这个城市有盖尤斯·孔西狄乌斯·隆古斯带着一个军团驻军在防守着。小卢基乌斯·凯撒的其他船只在他逃走后,也退回到哈德鲁墨图姆。财务官马尔基乌斯·卢字斯统率着从西西里带出来为商船护航的十二条船追赶他,看到剩在岸上的那只船,用一根缆绳把它拖下来,带着他的舰队一起回到库里奥处。

    24.库里奥派马尔基乌斯带着舰队先到乌提卡,自己也带着军队向那边赶去,走了两天,抵达巴格拉达河。他把副将盖尤斯·卡尼尼乌斯·雷比卢斯和那两个军团留在该地后,自己带着骑兵一马当先,去考察科涅利乌斯的旧营,因为它被认为是一处极适合扎营的地方。这是一条笔直伸到海里的山脊,两面都又陡急、又崎岖,但面对乌提卡那一面的斜坡却比较平缓。若一直线走,它离开乌提卡不过三罗里多一点路,但在这条路上有一条溪涧,海水循着它的河道涌进来很长一段路,使这地方成为一片汪洋的泽地,如果一个人要绕开它,就得兜一个六罗里路的大圈子,才能到达市镇。

    25.考察了这些地方后,库里奥还观看了一下瓦鲁斯的营寨,它联结着城墙和市镇,正靠近叫做贝利加门的城门口,由当地的天然地势很好地捍卫着,一面是那乌提卡市镇自身,另一面是坐落在市镇前面的一座剧场,这建筑物的基层很大,把通向那座营寨去的道路压缩得很难走,很狭窄。同时,他还看到路上到处拥挤不堪,充满了用车辆载运和牲口驮东西的人,这些都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从四乡搬到城里来的。他派骑兵赶去掳掠这些东西作为战利品。在这同时,瓦鲁斯为了保护这些财物,也从城里派出来六百名努米底亚骑兵和四百名步兵。这些部队是尤巴国玉在几天以前作为援军派到乌提卡来的。尤巴和庞培之间有上一辈的交谊,他和库里奥却有仇怨;因为在库里奥担任人民保民官时,曾建议过一条要没收他王国的法律。骑兵一交上手时,那些努米底亚人连我们的第一次冲击都没经受得住,在杀死了大约一百二十人之后,其余的都退回到靠近城市的营寨里去。同时,库里奥在他的军舰一到之后,就命令向停泊在乌提卡港口的大约二百条商船发出通告,说:他要把不马上启航到科涅利乌斯旧营去的船只,统统当作敌人处理。这项通告一发出,他们都立即起锚离开乌提卡,航向命令指定他们去的地方。这一下给军队提供了极充裕的各式各样供应。

    26.在这次行动以后,库里奥返回他在巴格拉达河上的营寨,全军热烈欢呼,奉献给他“英佩拉托”的称号。次日,他率领军队赶向乌提卡,靠近该城扎下营。在营寨的工事还没完成以前,正在担任哨岗的骑兵送信来给他说:一大批由尤巴国王派来的步骑援军,正在向乌提卡前进。同时,一大股烟尘已经能辨认出来。一会儿,这支部队的前锋就可以望到。库里奥因为这事情来得很意外,感到吃惊,就派骑兵前去挡住他们的当头冲击,并拖住他们。他自己立刻把军团士兵从工事上召回来,列下战阵。骑兵战斗刚一开始,军团还没来得及完全布列开来站定脚跟时,国王的全部援军已经手忙脚乱,惊惶不已,加上他们一路行军赶来时本来没有部伍,也没存戒惧之心,随即被击溃逃散,虽说全部骑兵很快就沿着海岸逃进城里,几乎没有什么损失,步兵中却有大批人被杀死。

    27.次日晚上,两个马尔西人百夫长,带着属于那个连的二十二个人,逃出库里奥的营寨,投奔到阿提乌斯·瓦鲁斯那边去,他们告诉他的,不知是自己心里的真话还是一心想迎合瓦鲁斯而编造的——因为我们往往自己在盼望什么,就很乐意相信什么,自己觉得怎样,就常常希望别人也感到这样——总之,他们向他保证说,全军都和库里奥不一条心,如果能够把军队带到彼此面对面望得见的地方,让他们有交谈的机会,一定会起极大的作用。受了他们这话的引诱,瓦鲁斯就在第二天一早把他的军团领出营寨,库里奥也这样做,双方都把部队布下阵势,中间只隔一条不大的山谷。

    28.在瓦鲁斯军中,有一个塞克斯提乌斯·昆提利乌斯·瓦鲁斯,前面已经提到他曾经在科菲尼乌姆经过。被凯撒打发离去后,他就来到阿非利加。库里奥带过海去的军团,正是凯撒前个时期从科菲尼乌姆接收过来的,除了只换去少数几个百夫长之外,甚至原来的连队编制都没有更动。昆提利乌斯就借这点可以接近交谈的因头,开始在库里奥的军队四周奔走,请求士兵们不要把他们当初对多弥提乌斯和当时他自己担任财务官时作的效忠宣誓,抛在脑后,不要拿武器来对付在前次围攻中同过命运。共过患难的人,也不要为那些曾经辱骂过自己是叛徒的人卖命。此外也还加了几句激起他们贪图犒赏的话,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能跟随阿提乌斯和他走,可以期望从他的慷慨大度中得到什么样的酬奖。当他讲了这些话时,库里奥的军队还是全都不动声色。这样,双方就都把自己的军队领了回去。

    29.但在库里奥的军营中,大家心里都充满极大的恐怖。这种恐怖,又因为人们七嘴八舌各种各样的讲法而迅速增涨。每个人都凭空臆想了一番情景,再把自己所怀的恐惧不安加到听见别人说的话上面去。当故事从第一个说得凿凿有据的人传布到许多人中间去时,每个人又再传给别的一些人,这件事最后终于似乎有许多人都可以说得凿凿有据了。他们说,这是一场内战,他们又都是属于有权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跟谁走就跟谁走的人。这几个军团本来不久以前还是属于敌人的军团,经常颁给酬赏的习惯,甚至连凯撒的慷慨都被看得不足为奇了。那些地方城镇也都各自投靠一方,人们同样既有从马尔西来的,也有从佩利尼来的,前夜那些叛逃的人,就是这样一些人。在营帐中,士兵中有些人建议采取激烈的措施,有些兵士说一些暧昧不明的话,人家也断章取义地理解着,有的报告甚至就是一些想被人家看起来比同伙更为激烈的人捏造的。

    30.为此理由,召开了一次会议。库里奥就整个局势问题开展了讨论。有些意见认为应当用尽一切办法试行进攻瓦鲁斯的营寨,因为从目前军队的士气来说,无所事事是极不相宜的。最后他们说,靠勇气在战斗中试试运气,无论如何总比因自己的部下背弃和欺骗,挨受沉重的惩罚好。还有一些人建议在三更时撤退到科涅利乌斯旧营去,这样,中间隔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士兵们的心情就会恢复正常,同时,如果发生什么意外,要退回到西西里去,也会因有大批船只而更加安全和方便。

    31.库里奥对这两种计划都不赞成,认为一种想法太缺乏胆量,另一种办法又太过分,以至于一方面想的是极为可耻的逃走,另一方面想的是那怕地形不利,也得决战一场。他说:根据什么我们能相信被工事和地形这样完善地捍卫着的敌人营寨,可以一举突击下来呢?而且,如果我们在进攻中遭到惨重损失之后再停下手来,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呢,难道使一个统帅得到军队好感的不正是战斗的成功,使他受到军队痛恨的不正是失败吗,移动营寨,除了表示可耻的逃跑、普遍的绝望和军心离散之外,还能有什么呢?我们绝不可以使有廉耻心的人怀疑人家不很信任他们,也不可以使大胆妄为的人知道人家怕他们。因为我们的害怕会使后者更加放肆,也会使前者的热忱减少下去。他又说:至于我们听到的关于军心离散的报告,我本人相信它纯然是谣言,至少也没有大家所设想的那样厉害。即令我们能证明它完全是真的,把它隐瞒下来,只当没有这回事,总比我们用自己的仓粹行动更加证实它们好得多吧,军队的弱点不也正象身上的创伤那样,必须隐忍不露,才能不使敌人更增加希望吗,但是,居然还有人加上说,我们应该在半夜里出发,我相信,这对那些想要为非作歹的人就大开方便之门了。羞耻心和畏惧心是束缚这种大胆妄为的一种力量,而黑夜乃是最能削弱这种束缚力的。我既不是一个胆大心粗、毫无把握就决定进攻进营寨的人,也不是一个满心害怕、灰心丧气的人。因此我认为各式各样办法却不妨先试一下,我相信,我会就当前的局势,作出一个大体上和你们一致的决定的。

    32.解散会议后,他召集军士们开会。他提醒他们,凯撒在科菲尼乌姆怎样仰仗过他们的热情,怎样由于他们的爱戴和他们的力量,使大部分意大利都成为凯撒所有。他说:所有的自治城镇,一个接一个地仿效你们,学习你们的榜样,这才使凯撒把你们当做他最友好的人,而敌人则把你们当做最可恨的人,这不是全无理由的。庞培虽没在战场上失败过,但你们树立下的先例,使他预感到不妙,逃出意大利去。凯撒却因为你们的忠诚,把我这个他最亲密的朋友,以及西西里和阿非利加这两个没有它们就无法保卫首都和意大利的行省,托付给你们。然而,竟有人想使你们离开我们,如果一下子既能把我们弄得走投无路,又能使你们蒙上背信弃义的恶名,还有什么能使他们更加求之不得呢,或者,如果你们背弃了这些认为自己一切全亏你们的人,反去投奔那些认为全是你们毁了他们的人,那些正在满腔怒火的人,对你们的想法还能更糟糕些吗,难道你们真的没听到凯撒在西班牙的成就吗,两支军队被他击溃、两个领袖被他战败、两个行省被他收复了,这些胜利都是凯撒出现在敌人面前四十天之内获得的。难道那些实力完整时都无法抵抗的人,现在残破之余,反而能抵挡得住吗,再说,难道你们这些在成败未定之时就已经决定追随凯撒的人,现在胜负已成局,正当应该收取过去年劳从公的报酬时,反而会转过身去追随失败了的人吗,他们说,他们是被你们抛弃了的,被你们背叛了的。他们还提到你们的效忠宣誓,我要问:究竟是你们抛弃了卢基乌斯·多弥提乌斯,还是多弥提乌斯抛弃了你们的呢,难道他不是正当你们在准备为他赴汤蹈火时抛弃了你们的吗,难道他不是偷偷瞒了你们逃跑求生的吗?当你们被他出卖了的时候,不正是凯撒的宽容仁厚保全了你们吗,说到宜誓,当他抛弃自己的职责,放下自己的统帅大权,作为一个私人和俘虏落到别人手里去的时候,怎么还能硬要你们遵守它呢,他们向你们提出的是一项闻所未闻的新义务:要你们置现在正约束你们的誓言于不顾,反而回到已经因为统帅的投降和丧失公权而失效了的誓言上去。也许,我相信,你们是赞成凯撒的,只是对我有些不满吧?我不想叙述我已经为你们做了多少事情,直到现在,它还比我所想要做的要少,也比你们所期望的要少,但是,土兵们向来都是到战争的结局中去寻求自己辛劳的报酬的,现在它将如何结局,就你们自己也不再怀疑了。至于我的辛勤工作,或者说迄今为止在形势发展上显示出来的好运气,何妨也提一提呢,难道你们对我的把军队安全无恙、一条船不丢地运送过来,感到不满意吗,难道你们对我的刚到这里就一举击溃敌人的舰队,感到不满意吗,难道你们对我的两天之中、两度在骑兵交锋中获胜,感到不满意吗,难道你们对我的一下子从敌人的港口和隐藏的地方截获二百余条满载的船只。迫使敌人陷入无论陆路还是海路都不能再有给养来支援的困境,感到不满吗,你们难道宁肯背弃这样好的幸运、这样好的统帅,而去迷恋科菲尼乌姆的耻辱、意大利的逃窜、西班牙的投降、以及已见征兆的阿非利加战事吗,对我来说,我本来是希望人家把我叫做凯撒部下的士兵的,你们却用 “英佩拉托”这个称号来称呼我,如果你们对这个后悔了,我可以把你们给我的一番好意奉还给你们,恢复我原来的名称,免得看起来似乎你们给了我荣誉,反而成为一种侮辱。

    33.这番话感动了士兵们,当他还在讲的时候,他们就一再打断他,似乎他们对于自己的被怀疑为不忠实,感到极为痛心。在他离开会议时,他们异口同声地鼓励他拿出勇气来,毫不犹豫地投入战斗,试试他们的忠诚和勇敢。当大家的心情和思想由于这一行动彻底转变过来时,库里奥在他们的一致同意下,决定一遇到机会就一决胜负。次日,他把部队带出营来,仍在前几天布阵的地方,按作战的队列布置下来。瓦鲁斯也毫不迟疑地把他的军队领了出来,免得逢到有可以诱引我军的士兵或在有利的地形战斗机会,错了过去。

    34.两军之间,正象前面所说的那样,隔着一条山谷,虽不很大,山坡却很崎岖陡急。双方都在等着看敌军是否试图越过来,以便自己能在比较平坦的地方作战。同时在左翼,可以看到普布利乌斯·阿提乌斯的全部骑兵和许多夹在他们中间的轻装兵,正在奔下山谷。库里奥派他的骑兵和两个营马鲁基尼人前去对付这些人。他们的第一次冲击,敌人的骑兵就抵挡不住,只能驱马逃回自己的同伙那边。跟他们一起前来的轻装兵却被丢了下来,被我军包围起来斩尽杀绝。瓦鲁斯的全军都转过行列来,望着他们的部队在逃奔中被歼灭。凯撒的副将雷比卢斯是因为库里奥知道他有很丰富的作战经验,特地从西西里带来的。这时,他说:“库里奥,你看敌人已经惊慌不安了,为什么还要犹豫,不利用这大好的时机呢?”库里奥只向士兵们呼吁一下,叫他们把前天给他的保证记在心上,跟随着他。一面说,一面自己首先抢在所有人前面冲上前去。山谷十分崎岖难行,前面的人如果没有自己的同伙帮助托一下,简直无法爬上去,但阿提乌斯的部队事先就已经被自己的恐惧、同伙的逃窜和歼灭弄得惊慌万状,丝毫想不到要抵抗,都认为自己已经被骑兵包围住了。因而,在还没一件武器投掷出去,我军也没有能接近到他们的时候,瓦鲁斯的整个战阵就溃散逃走,退回营去。

    35.在这场奔逃中,库里奥军中有一个最低级的百夫长、佩利尼人法比乌斯,第一个追上了飞奔的敌人行列,他一直叫喊着瓦鲁斯的名字寻找他,看起来好象自己是他部下的一个士兵,有什么要劝告他或报告他似的。当瓦鲁斯听到有人不断喊叫他,停下步来望他,问他是谁,要干什么时,他用剑一下向瓦鲁斯袒露着的肩膀上劈去,几乎杀死了他。瓦鲁斯全靠举起盾牌,挡住这一击,才避免危险。法比乌斯被在附近的士兵们包围起来杀死。大批喧嚷着的逃兵拥挤在营寨的大门口,道路被堵塞住,毫未受伤地死在这里的,比在战斗中或逃奔中死去的人还要多,差一点就被从营寨里赶了出去。有不少人一路飞奔不停,直接逃进市镇。但妨碍我军占领那营寨的,不光是地方的地形和它的防御工事,而且还因为库里奥的部下本来是出来作战的,身边没有攻打营寨用的那些工具。因而,库里奥把军队带回营寨,除了那个法比乌斯之外,部下一个人都没损失,而在敌人中间则约有六百人被杀,上千人受伤。在库里奥离去后,所有这些人、连带还有许多假作受伤的人,都因为害怕,离营退入市镇。看到这点,瓦鲁斯也知道士兵们的恐慌,就在营寨里留下一个号手和几个帐篷,装装样子,在三更天后,领了军队悄悄退入市镇。

    36.次日,库里奥决定着手围攻乌提卡,用一道壁垒封锁它。在市镇里,有因为长期处于和平环境,不习惯于战事的广大居民,有因为凯撒给过他们某些好处,因而对他极为友好的乌提卡人,还有一群包括各式各样人的罗马公民,前几次的战斗引起他们极大恐怖。因而,现在大家开始公开谈论起投降的事情来,并劝说普布利乌斯·阿提乌斯,要他不要因为自己的顽固不化,把大家的命运都弄糟了。正在发生这些事情时,尤巴国王派来的使者到了,报告说,他已经带着大批人马来到,并且鼓励他们防守好市镇。这使得他们的慌乱心情坚定起来。

    37.这同一消息也带给了库里奥,但一时之间不能使他相信它,因为他对自己的好命运非常自信。就在这时,凯撒在西班牙的成功消息,也通过使者和信件带到阿非利加来。受到所有这些事情鼓舞,他便认为国王不至于会对他怎么样。但当他从可靠方面来的报导中发现国玉的部队离乌提卡已只有二十五罗里时,就离开自己的防御工事,退进科娱利乌斯旧营。在那边,他开始收集谷物,给营寨构筑防御工事,搜集木材,而且立刻送信到西西里去,命令把那边的两个军团和其余的骑兵统统都遣送到他这里来。无论从当地的地势来说还是从防御工事来说,这营赛都极适合于把一场战争拖延下去,再加它离海近,有很充裕的水源和盐,而且已经从附近的一个盐场积聚起大量盐来。由于树木多,木材不会缺乏,四野里满是谷物,粮食也不会少。因而,在部下一致同意下,库里奥就准备等其余的部队到来,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38.当这些工作正在安排,他的措施也得到赞同时,他从镇上逃来的一些人那里得知,尤巴国王已经因为一场边境上的战事和跟勒普提斯人的冲突,被叫回自己本国去,他派遣自己的总管萨普拉带着一支不大的部队前来乌提卡。库里奥冒失地相信了这番话,改变计划,决定以一战来决定胜负。他的年轻、他的豪放不羁、他的前一时期的成功,以及对胜利的信心,都在作出这一决定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在这些因素的推动下,他派他的全部骑兵在薄暮时赶到在巴格拉达河上的敌营去,这个营寨正由他事先已经听到过的萨普拉在主持。但国王却统率着他的全部军队就在后面跟着,驻营的地方离开萨普拉只有六罗皇。库里奥派去的骑兵在夜间赶完全程,在敌人不知不觉、摔不及防的时候。发动了进攻。因为努米底亚人仍按照蛮族的老习惯,东一起、西一起地随地扎营,没有一定的部伍,骑兵趁他们在熟睡中散乱的时候攻击他们,杀死他们一大批人,许多人在惊慌中四散逃走。这项工作完成后,骑兵回转库里奥处,把俘虏带给了他。

    39.库里奥在第四更带着全军出发,只留下五个营守卫营寨。他赶了六罗里路时,遇上骑兵,了解经过的情况。他询问俘虏谁在负责巴格拉达河上的营寨,回答说是萨普拉。他正急于要赶完这段路程,因此竟没再探询其他问题,只回过身来向就在他身边的几个连说:“士兵们,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这些俘虏的口答正跟逃亡来的人说法一样吗,国王不在这里,他只派来很小一支部队,就连少数骑兵部队都抵挡不住。因而,赶快奔向战利品,奔向光荣去吧,我们现在终于可以考虑给你们的酬劳和你们应得的报偿了。”骑兵们的成就本身的确很了不起,特别因为和努米底亚人的大队人马相比,他们的人数非常之少。虽说如此,正象人们在津津乐道自己的成就时常常信口开河那样,在他们的叙述中,这次胜利也被夸大了。外加还把许多战利品陈列了出来,俘虏来的人和马也都带到人们面前来展览。因此,时间越是耽搁,就越象是在把胜利往后推。这一来,士兵们的急切心情恰好正投合了库里奥的期望。他嘱咐骑兵跟着自己急急向前赶路,好尽快越敌人在奔逃之后狼狈不堪的时候攻击他们。但他的部下经过通宵行军,已经跟不上去,这里那里到处都有人停下来。就连这样,也还不能减少库里奥一往直前的劲头。

    40.尤巴接到萨普拉的关于夜间战斗的报告,就把一向在他身边担任贴身卫队的二千西班牙人和高卢人骑兵、以及步兵中最得他信任的那一部分派到萨普拉这里来。他自己带着其余的部队和六十头象,慢慢在后面跟上来。萨普拉怀疑库里奥派骑兵冲在前面,自己会在后面跟着,就把他的骑兵布列开来,命令他们假作害怕,逐渐退让,向后撤去,并告诫他们说:他会在适当的时机发出战斗的号令,并且根据情况需要告诉他们怎样做的。对库里奥来说,目前所得到的印象更增强了他自己的信念,认为敌人正在逃跑,就领着他的军队从高地跑下到平原上来。

    41.当他从那地方向前推进了许多路时,他的军团因为一路奔来,已经很疲劳,就在赶完十二罗里之后停驻下来。萨普拉向他的部下发出号令,把军队布列开来,自己开始在队伍中间往来奔走,鼓励他们,但他却把他的步兵远远摆开,光只用它助助声势,而是派骑兵前来冲锋。库里奥也不是应付无方的人,他鼓励他的部下,叫他们把一切希望都放在勇敢上面。同时,尽管我军的步兵已经十分劳累,尽管骑兵数目很少,而且已经疲于奔命,他们仍然不乏战斗的热情和勇气。但我军的骑兵一共只有两百人,其余的还都停留在半路上,这时,他们冲向那里就迫使那边的敌人站不住脚,只是他们既不能很远去追逐逃走的人,又不能使劲地驱策自己的马,敌人的骑兵却开始从两翼来包围我军,又从后面上来践踏我军。每当有个别的营离开大队冲出去时,精力正旺的努米底亚人就迅速退走,躲开我军的攻击,然后趁我军在返回自己的队伍时赶上去包围他们,切断他们向大军去的退路。因而,不管他们立在原地保持阵列,还是冲上去冒险孤注一掷,看来同样安全难保。敌人因为有国王在派增援部队来,人数不断增加,我军却因为疲乏,逐渐支撑不住,那些受伤的人既不能离开战阵,也不能送到安全的地方去,因为整个战阵都处在敌人骑兵的包围之中。从而,对自己的安全感到绝望的那些人,正象人们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关头常有的那样,或则为自己的死亡悲激,或则把自己的双亲托咐给也许命运之神能把他救出灾难幸留下来的人。到处都是一片惊慌和悲痛。

    42.库里奥看到大家在一片惊慌中,无论是自己的鼓励还是呼吁都听不进去,他认为在这种悲惨的处境中,还只留下一线安全的希望。他命令他们全部赶去占领最近的那些山头;把部队移转到那边去。但就是这些山头也已经被萨普拉派去的一部分骑兵抢先占了去。我军这一来确实陷入了极端绝望的境地,一部分在奔逃中被骑兵杀死,一部分人虽未受伤,却也倒了下去。骑兵指挥官格涅尤斯·多弥提乌斯带着少数骑兵环绕着库里奥,要求他逃走求生,赶紧退到营里去,答应自己决不离开他。但库里奥声明说:在他丢失了凯撒出于信任交给他的军队之后,决不再回到凯撒面前去。就这样,他在战斗中死去。少数骑兵从战斗中逃出来,但上面提到过的那些留在后面让马喘息一会的人,老远看到我军的全军溃散,就都安全退人营寨,步兵则全军覆没。

    43.在得知这些情形后,库里奥留在营里的财务官马尔基乌斯·卢享斯鼓励部下不要灰心丧气。他们恳切要求他把他们从海路运回西西里去。他答应了,命令主管船只的官员在傍晚时把他们的小艇都靠拢到岸边来。但大家惊惧万分,有的说尤巴的军队已经迫近了;又有人说:瓦鲁斯已经带着他的军团在赶来,自己已经看到行军引起的烟尘了二虽说事实上根本没发生这些事。还有人怀疑敌人的舰队会马上来攻击他们。因而,在大家一片惊惶中,各人都在为自己打算。那些在军舰上的人,急忙把船开航出去。他们的逃走,又刺激了那些商船的主人们。只少数小船应命前来,听候差遣,但在这样人群密集的岸上,每个人都竭力想从大伙中挤出来,第一个爬上船去,以至有些船由于人装得太多,负载过重而沉没了。其余的怕蹈覆辙,犹豫着不敢靠近。

    44.这样一来,就只有少数士兵和罗马公民,或则凭交情和人家的怜悯心,或则仗着能游泳,才被救上船去,全部安全到达西西里。其余的部队在夜间派百夫长们作为使者,到瓦鲁斯那边去向他投降。次日,尤巴在市镇外面看到这几营兵,声称这些人都是他的战利品,命令把他们的一大部分都杀死,只少数被挑出来的,送到他国里去。瓦鲁斯虽然也抱怨尤巴损害了他的信誉,却又不敢抗拒。尤巴本人骑马进入那市镇,伴随着他的是一些元老,其中有塞尔维乌斯·苏尔皮基乌斯和利基尼乌斯·达马西普斯。他只简单地布置了一下他要在乌提卡完成的事情,几天以后,就带着全部军队返回本国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失落的约柜长征记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3战争从未如此热血3·二战美日太平洋大对决战争从未如此热血2·二战美日太平洋大对决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史琉球之谜燃烧的远征·十字军东征简史拜占庭帝国·拯救西方文明的东罗马千年史诺曼风云·从蛮族到王族的三个世纪

    内战记: 卷二 21-44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凯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凯撒并收藏内战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