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最近更新 下载排行

    第三部分-3

    作者:贝碧·哈尔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爱的流放地爱的进程疯狂的复仇海浪岛上书店魂牵沧海白色巨塔包法利夫人沉默

    一天,我问桑迪亚姐姐,为什么丈夫不喜欢我去看沙士提姐妹。她说:“你不会明白的。”但是我打破砂锅问到底,她便说:“你没看到她们虽然都结婚了,却不和丈夫住在一起吗?”

    “可就因为这样,她们就成坏人了吗?”我问。

    “听着,我把她们的事告诉你。沙士提的姐姐结婚时问她丈夫,她母亲能不能和他俩一起住,她丈夫同意了。不久之后,沙士提和她妹妹去看姐姐姐夫,并在他们家住下来。姐夫管他岳母叫妈,待两个小姨子也像亲妹妹一样。两个小姨子的婚事都是他安排的。不过,三妹没法在新家过日子。

    “丈夫的大哥去世后,大姐发现担起两个家庭的重担很辛苦,而且自己的丈夫和守寡的大嫂又有不正当关系,这让她很烦恼。她试着理论,却不过是徒劳。最终,她回到了娘家,打这以后就再也没离开过。

    “至于沙士提自己,呃,她丈夫是因为他的结发妻子去世了,想找人照顾儿子才再婚的。但他们婚后不久,他就离家了,说是出去干活,以后会回来。她写了好几封信给他,他不时会回。一天,他回来了,在家陪了她将近一年。接着,他又把她送到娘家,说很快就会接她回去。沙士提当时已经怀孕了。他却再也没回来。”

    故事就是这样。

    我不能理解的是,姐妹们有什么错?我知道丈夫不喜欢我去她们家,于是我趁他不在时去看她们,但这些都瞒不了丈夫。为什么我不该去?我不觉得她们有错,她们对我和孩子都很好。

    沙士提和她母亲都是教徒,沙士提经常被提毗 ①附身。我过去常常想,如果提毗能进入她的身体,她又怎么会是坏人呢?一天下午,我正待在她们家,丈夫突然回家了。沙士提的母亲说:“香卡回来了!快,快回家!”我简直吓破了胆,一把抱起孩子就冲回了家。丈夫看到我,二话不说,粗暴地抓住我的头发,又踢又打。接着,他开始大声咒骂:“你这个婊子,我让你不要去那儿,你就是不听。”咒骂声和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到我身上。有人从马路上经过,看得见出了什么事,却没人来阻止。事实上,有些人似乎挺喜欢看这种场面。我平静地躺在地上,孩子吓得哇哇大哭。但这些都不能阻止我去看沙士提三姐妹。

    街坊谈论这三姐妹时,什么话都说得出口,这让我很难理解。他们声称有男人去看她们,但我就奇怪,那又怎么了?毕竟也有女人去看她们。我不想把她们往坏处想。她们和我一样,也是女人,而作为一个女人,这样去看待其他女人是不可能的,永远都不可能。

    有个叫普拉塔普的社区领导经常去看她们,但人们对他的尊敬也从来没因为这事改变。被区别对待的总是女人。我常常想问为什么会这样,但不知怎的就是开不了口。也许,他们也是这样看我的。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把心思花在谁跟谁私奔了,谁的女儿跟谁跑了,谁的老婆跟谁说话被人看到了,等等。大多数人都心胸狭窄,见不得别人好。这让我很难过,因为在我看来,如果所有人都想按自己的想法做事,其他人干吗要反对?

    住在这样一个地方,遇到一个像艾杰特这样的男人也是不可避免的。他住在马路对面,管我叫嫂子。他为人坦率,和所有人都处得很愉快。他常常逗我儿子玩,在商店里给他买糖果和小玩具。但这一切慢慢开始过头,而我也很快意识到他的企图。我曾告诉他,我们应该保持距离,否则会被别人说闲话。但是他说他不在乎,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越是不跟他说话,他追我追得越厉害。我真的很担心丈夫会误解,然后把气都撒在我身上。我开始留意他的去向:一旦知道他要到我家来了,就去街对面邻居家串门。但是他比我想的聪明。他会一直在外面晃悠,直到发现我在哪儿,然后出人意料地出现在我面前。虽然错不在我,我却成了街坊邻居眼中的坏女人,而他平安无事。

    我丈夫时不时地打我,我问过他为什么要打我,而不去打那个骚扰我的男人。毕竟,他以前是我丈夫的朋友,还常常来看他。最后,我决定再也不保持沉默,丈夫责骂我时,我开始还嘴。我们整晚整晚地大吵大闹。我讨厌他说话,讨厌挨打,真想收拾东西逃走算了。有几次,我就这么告诉他,然后跑到爸爸家。但是,过了两三天,爸爸又把我送回来。

    一天,爸爸看见艾杰特在我家附近晃悠,便把他叫过去问:“你想怎么样,孩子?你来这儿干吗?你没看到这个可怜的姑娘因为你要挨多少打吗?”

    “但是她丈夫以前也常常打她啊。你为什么说她是因为我而挨打的呢?”

    “是的,这我知道,孩子。也许这既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她的错。也许这就是命吧。我不知道狗娘养的香卡会是这副德行。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看起来很直率。但是听我一句,孩子,离她远一点儿。”听了这话,艾杰特走开了。

    一些邻居和艾杰特的父亲谈了谈,委婉地告诉他,让他儿子离我们母子俩远一点儿。情况有点好转,但几天后,艾杰特又原形毕露。我连他的影子都得躲着,一看见他,就朝反方向走,但他总是能找机会逮到我,然后开始骚扰我。有时,我实在恼火,就朝他破口大骂,骂得很难听,甚至连他父母一起骂,但是根本没用。

    一天,沙士提和她母亲把艾杰特叫到她们家,问他为什么这样缠着我不放。“你难道没看到,”她们说,“她因为你挨了多少打吗?”

    “你们简直想象不到,”他对她们说,“我有多爱她。”

    “但是她已经结婚了,孩子都有了。”

    “那又怎么样?”他说,“我还是爱她。”

    第二天,沙士提把这些话告诉了我。我说:“我知道了。他说他爱我,对他来说,这就是爱,对吗?他可以看着我因为他而挨打,还觉得很正常?这就是爱?他懂不懂究竟什么是爱?我讨厌他,我恨他恨得都想朝他吐唾沫!沙士提,请你转告他:我连他的影子都不想看一眼!”

    然而,他非但没有放弃,反而更执著了。所有人都试着跟他沟通,但他一步都不肯退让。有些人甚至都把这当成自家事,揍了他一顿。然而,把事情闹大的结果就是一切公开,甚至那些原本一无所知的人现在也熟知内情。他们开始争论责任主要在谁,是我还是艾杰特。有些说错在女方,有些说错在男的。整件事成了一场不折不扣的闹剧。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我则把自己锁在家里,面壁哭泣。我开始想,也许我也有错,也许整件事就是我的错。我知道所有人都在讲闲话,现在我连要不要出家门都感到犹豫,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们。然而,毫无疑问,我没有选择。我不得不踏出家门,还有许多的杂事要做。我一直告诉自己,如果这么过下去,还不如一走了之。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混日子。我儿子已经三岁大了,而我又有了四个月的身孕。在这种环境下把一个孩子拉扯大就已经难如登天了,更不用说还要抚养另一个。

    一天,当地的男孩们挨家挨户去要钱,凑了几卢比,买了张碟来看。我看到所有人都给他们钱了,便也给了他们一点儿钱。我过去很喜欢看电影和加特拉斯①。于是,那天我很早就干完了家务。等丈夫回家后,我问他要不要把他的饭端出来,可他说不饿。他一直不想吃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于是,我又让他吃饭,告诉他,我想去看电影。他说没必要去看。我问为什么。毕竟,街坊都会去,如果他同意,我可以早去早回。我看不出这有什么不对,但他就是不肯。我很恼火,不假思索就冲着他骂,什么话都骂。但是,我没能去看电影。

    第二天早上,女孩们都在议论这部电影有多好看。一个女孩问我为什么没去。我又恼火,又伤心,问自己,我究竟做了什么,会遭此报应?为什么我的生活没有一丝乐趣?我想,那些丈夫和妻子融洽相处的家庭肯定很幸福,很美好。难道我的一生就要在这漫无尽头的苦难之路上走下去了?然而,老天似乎根本没听到我的心声。

    艾杰特突然又冒了出来,在我家周围转悠。我一看到他,便立刻跑进屋。后来有一天,我打水时,他又出现在我面前。那天,我丈夫也看见他了。我进屋把桶放下时,丈夫说:“你刚才在和他说话吗?”

    “没有。你真的以为,别人会因为我停下脚步吗?他只是打那儿经过,别人也是,为什么这些事弄得我这么烦呢?如果你都这么怀疑我,邻居们会怎么说呢?”

    有一天,沙士提的母亲让我去她们家。我到了那儿,才发现丈夫在跟踪我。他二话不说,就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往我脑袋上砸。我额头上开了道口子,血一下子涌出来。我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沙士提的母亲开始大骂:“你哪只眼睛看到有男人站在这儿和她说话了?干吗要这样打她?”她大喊大叫, “这儿都是女人,她只是一个瘦弱的姑娘。人还没到,你就把她脑袋给打破了!”接着,她转身对我说:“我不知道你怎么受得了和这种男人一起过日子,换了别人,早就把他甩了。”

    我一声不吭地抱着孩子回了家。我只问了丈夫一个问题:我究竟做了什么,他要这样打我。话音未落,他就拿起一根结实的木棍,往我后背抡来。不一会儿,我感觉肚子一阵刺痛。到晚上时,已经疼痛难忍,躺着哭哭啼啼地叫娘。肚子痛,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什么事都干不了。我挣扎着,号叫着,熬了一整夜,丈夫只管睡觉,对我漠不关心。他不可能没听见我的哭喊声,而是懒得理我。我大喊着,我就要死了,但他完全没有反应。我求他叫个人来。我告诉他,生孩子时都没有现在这么痛苦,但他只是说:“这么晚了,我能去叫谁?”然后就转身继续睡觉。

    最后,我带着孩子,紧紧抱住肚子,忍着痛,大哭着跑到对面的玛哈德弗家,问他能不能通知我哥哥。我不停地恳求他说,我实在痛得受不了,要是他不去的话,我就活不了了。“但是我连你哥哥家在哪儿都不知道。”他说。

    “带我儿子一起去,他知道怎么走。”

    于是,可怜的男人牵着我儿子的手去找我哥哥了。他告诉哥哥,我肚子痛得厉害,让他立刻赶到我家。

    “香卡在干什么?”哥哥问。

    “你以为呢?”他回答说,“他在睡觉。”

    哥哥赶来,用袋子把我套上,带走了。当时是凌晨两点。没有哪家药店会在这时开门。我们找遍了整个达加坡,也找不到一个医生。于是,哥哥把我带到他家,让我躺下。嫂子开始用精油帮我按摩肚子,但没什么效果。我痛得想把周围的人全都痛打一顿,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怜的嫂子深更半夜从这家奔到那家,终于找到了一些药。这些药本可以减轻疼痛,但对我还是没用。接着,我哥哥又领了一位他称为萨西的朋友回家。他在我肚子上这儿压压,那儿按按,然后和我哥哥走到屋外。过了一会儿,哥哥把嫂子也叫了出去。她回来后,问我上次月经是什么时候,我告诉她那已经是四个月之前的事。她又问我有没有摔倒过,或在哪儿受过伤。我告诉她,丈夫昨天打过我,之后,肚子就痛得厉害。嫂子说:“你怀孕了,但孩子保不住了。萨西大哥会给你些药,大概五分钟后就会有效了。”

    然而,五分钟过去,十五分钟过去,吃下肚的药一点儿都没有效果。萨西开始担心。他让哥哥赶快送我去医院。“我们救不了她,”他说,“你要是再不送她去医院,她会没命的。”哥哥也恐慌起来,立马收拾好东西送我去医院。嫂子扶我坐起来。突然,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滑出了体外,吓得头晕目眩。哥哥也吓得睁大了眼睛。而且,我发现我发不出声音了,不管怎么用劲,就是说不出话,我只能痛苦地呻吟。我看见哥哥和嫂子站在我床边,听见萨西大哥对他们说:“事已至此,把她抬到另一张床上去吧。”他转身面向嫂子,让她给我准备点热茶。他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不出话,但我在尽力,费了好大劲睁开眼睛,想说些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们把我抬到另一张床上。哥哥和萨西把从我体内流出来的脏东西清理掉,扔进了林子里。第二天,嫂子一大早就起床去池塘边洗那些沾上污垢和血迹的床单。我也忍痛跟她一起去。我身体十分虚弱,但是我知道有些事得自己做。我等着她把水从井里打上来,然后吃力地把床单洗干净。

    一整天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去了。丈夫根本没有露面。晚上五点左右,他派儿子过来询问我的情况。儿子看到我,说: “妈妈,回家吧。”我丈夫不找我,而我的儿子却跑远路来看母亲,多讽刺!邻居听说后,也开始议论纷纷。他们责备我丈夫不该这么晚才派儿子过来。现在一切都平安,可要是我昨晚就死了呢?我嫂子告诉我,公公来了,建议我回家见他一面。等我回到家,发现公公是来带我回去参加婚礼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漫漫长夜人猿泰山系列ⅰ泰山出世人猿泰山系列ⅱ 返璞归真刺猬的优雅布鲁克林有棵树失物之书深度郁闷拿着剪刀奔跑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购物狂的异想世界

    恒河的女儿: 第三部分-3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贝碧·哈尔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贝碧·哈尔德并收藏恒河的女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