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记录

    *提示:浏览记录仅放置最近浏览的10本书籍

    浏览记录是空的
    最近更新 下载排行

    风逝

    作者:渡边淳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秋天的童话冬天的恶魔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魔山追鹭欲魔哈尔的移动城堡穹顶之下一片雪

    此时此刻菊治还什么都没想到。

    冬香突然不言不语起来,周围变得静悄悄的。刚才她还一直“棒极了”、“我要死了”、“杀死我吧”地叫个不停,在压倒一切的快感之中疯狂挣扎,可现在她所有的动作刹那间全部停了下来。

    冬香变得不再做声,那是由于处在一种爱的极限状态,巨大的快感使她承受不住,从而造成了失声。事情只不过这样而已。

    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冬香虽然双眼紧闭,可是她的嘴角却轻轻张开,仿佛微笑一般。

    眼下冬香攀上了快感的巅峰,整个的她仍旧沉浸、麻醉于那种浑身颤抖的快感之中。

    菊治的局部不用说也还停留在她的体内,她被压弯的下肢以及私处都和菊治紧紧地连在一起。

    菊治把双手从冬香纤细的脖颈上拿开。她再要求的话,还得扼住她的脖子。

    菊治对这种游戏既感到有点儿厌烦,又觉得十分可爱,他低声唤道:“喂……”

    然后他就这样挺起腰部,继续动作。

    先稍稍后退一些,再继续不断深入,这时冬香肯定会大叫:“太棒了……”

    菊治轻轻扭动了一下腰部,冬香却没有任何反应。她的私处还是那样温热,轻柔地裹住菊治的局部,但是她本人却没有半点儿动静。

    “喂……”菊治又唤了她一次。

    再怎么快活,也没有一直沉浸其中的道理,差不多也该恢复正常了吧。

    带着这种心情,菊治轻轻碰了一下冬香的面颊。

    但是冬香没有反应。她仰面朝天,下巴略微扬起,双目紧闭,只有双唇轻轻开启。

    “你怎么了……”

    菊治的话刚要出口,突然他的脑海中首次浮现出“死”这个词!

    冬香不会是死了吧?想到这里,菊治慌忙退出了自己的身体,刚才那么激烈挣扎的冬香,现在一丝不挂地倒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盛夏最炎热的季节,刚才吹拂的小风突然停了,令人窒息的闷热又卷土重来。

    “风逝”这个瞬间,是否正好出现在冬香身上!

    菊治慌忙拍了拍冬香的脸颊。

    怎么会?!冬香根本不会死的!“冬香……”菊治慌忙叫道,并继续拍打她的脸,然后将手放在她的肩上摇晃她的上身。

    “冬香,怎么了……冬香……”

    菊治并不觉得冬香死了。可能刚才做爱过于激烈,她在刹那间失去了意识。或许是由于害臊,所以才假装的吧。

    “喂,起来呀,起来……”

    冬香还是一声不吭,随着菊治手臂的摇动,她的身体和面孔也随之摇晃。

    “怎么了……”

    菊治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摊开自己的双手凝望。

    难道就是这双手把冬香掐死了吗?然而他的手掌上却没有任何变化,这双多次拥抱、爱抚冬香的手,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菊治还是难以相信,他向冬香的喉咙看去,发现她的咽喉下面的确有点儿下陷,还有些发黑。

    “不会吧……”

    冬香不会因此就死吧?至今为止菊治曾多次掐住她的喉咙,她口中也多次喊叫“我死了”,但也没见到她死过一回。不管菊治怎么使劲掐住她的脖子,她也不过是剧烈咳嗽而已,事后还曾责备菊治:“你为什么松手,胆小鬼!”

    菊治掐冬香的喉咙,用力用到什么程度,冬香心里总该明白。

    如果极端痛苦的话,冬香会剧烈地哽噎、咳嗽,可这次并没有这些现象。

    只是从冬香的喉咙深处发出过“喀吧”一声,除此之外,冬香没有显出半点儿痛苦、挣扎的痕迹。

    在这种情况下,冬香怎么可能真的死了呢?

    菊治简直无法相信,他打量起冬香的全身。

    冬香还是仰面朝天地躺在那里,手臂左右伸开,双腿分向两边,甚至可以看到大腿内侧,仿佛向人昭示她的下身,刚才还包容过自己心爱男人的物件。

    冬香的身上没有丝毫放荡或羞涩的影子。她如果活着的话,绝对不可能维持这种姿势。就算变成这个样子,冬香也会慌忙进行遮掩。

    这不是冬香,没有这种冬香。

    在认识到这点的一刹那,“冬香死了”的事实第一次清楚地出现在他的意识当中。

    冬香死了,菊治心里即使已经明白,可仍旧难以相信。

    这个美丽、贪婪而又温热的身体,怎么可能死了呢?菊治从上面抱起冬香,摇晃她的肩膀,他想吻她,就将自己的嘴唇覆了上去。

    接下来菊治将舌头送进冬香口中拼命搅动,可是冬香的舌头却不再伸出。

    若是以往,冬香的舌头早就迫不及待地吐了出来,两个人的舌头缠在一起,舌尖相互画圈,一直吻到舌根。冬香火热的舌头,现在却藏在口中纹丝不动。

    “冬香,冬香……”

    菊治离开了她的嘴唇不停地喊着,随后又把耳朵贴到她的口鼻之上,如果冬香活着的话,应该听到呼吸,即使睡着了,也能够听见微弱的声音。

    然而,冬香好像忘掉了所有事情一般,鸦雀无声。

    “喂……”

    菊治再次拍打她的脸颊和嘴角,又晃了晃她的头,发现冬香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他这才慌忙起身,将房里的灯点亮。

    深更半夜,在光芒四射的灯光下,冬香赤身裸体地仰面倒卧在那里。她双唇微张,四肢摊开,和刚才一模一样,只有胸前的双峰显得更为挺拔。

    眼前的情景任谁看到,恐怕都会以为这是一个女人雪白的身体。

    不过这个身体却纹丝不动。查验了之后,菊治终于明白冬香死了。

    “确实死了……”

    菊治心里十分清醒,但他却镇静得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然而,他的这种镇静大概和真正意义上的镇静还是不大相同。

    菊治陷入了一种茫然若失,或者说呆傻发愣的状态之中,他不知道自己应该马上做些什么。

    他只是一直望着冬香,想到死亡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死是这么简单,没有任何前兆,一句话没留下就忍心死了吗?不对,冬香说过很多话语,“太棒了”的呻吟,“饶了我吧”的恳求,“掐住我的脖子”的叫喊,还有“我死了”的尖叫。

    冬香所有的话语在菊治脑海中复活的时候,他一下子抱住了冬香,“冬香、冬香……”他全身颤抖地哭泣起来。

    菊治不知道自己哭了多长时间,两分钟还是三分钟,不对,也许连一分钟都不到。

    菊治一边哭泣,一边晃动身体,他心里明白冬香再也不会醒过来了,这时他的脑海中第一次出现了“杀人”这个词。

    “深更半夜,在无人的空房子里杀死了一个女人。”

    想到这儿,菊治环视了一下四周,他发现杀人的正是自己,在眼前被杀的却是冬香。

    “我是杀人犯……”菊治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觉得此事仿佛与自己毫无关系。

    但是在明亮的灯光下,在凝视纹丝不动的冬香的过程中,菊治终于认识到了一个毫无疑问的事实。

    自己做了一件追悔莫及的事情。不管怎么说,应该马上叫救护车来。

    “119……”菊治抓起了手机,可是又停了下来。

    就这样叫来救护车,把冬香送到医院,她就能被救活了吗?

    菊治的脑海中浮现出发生事故之后,急救队员给担架上的患者做人工呼吸及拼命按摩心脏的情景。

    现在再开始做那些抢救,还有效果吗?如果打119的话,应该更早一些,冬香变得无声无息后,应该马上就打。

    一直拖到现在,自己磨磨蹭蹭都在做些什么呢?

    菊治责备自己,但他并不是故意怠慢。说实话,即使冬香不动了以后,菊治也没认为她死了,还以为她由于做爱时过于兴奋,在刹那间昏了过去,是菊治自己低估了此事的严重性。

    这样一来就失去了宝贵的时间。

    不管怎么说,是否真来不及了?菊治又凑到冬香身边,抓起她摊在床上的手摸了摸脉搏。然后又把耳朵贴在冬香左胸,聆听她的心跳。

    由于深夜里静悄悄的,距离又是这么近,不应该听不到心跳,但是冬香的心脏却没有任何动静。

    菊治害起怕来,他查看了一下冬香的面孔,她原本红红的嘴唇,已经没有半点儿血色,变得十分苍白。

    “冬香不再回到这个世界了吗?”

    无论如何都要救活冬香,可菊治又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呆头傻脑地,想到的只是把和服给赤裸的冬香盖上。

    眼下正是深夜,可是今天的夜晚也过于安静了吧,仿佛所有的生物都屏住了呼吸,正在凝视自己这边似的。

    在一片寂静之中,菊治盯着冬香失去血色、愈发苍白的面孔思索。

    不能把冬香就这么一直放在房间里。不管冬香是死是活,当务之急就是给119打电话,报告目前的异常情况。这是当时在场的人的义务。

    那样一来,消防署的急救队员马上就会赶到,把冬香送往医院。

    在医院里进行抢救,冬香活了的话,就会住在医院;死了的话,肯定会被送回家中。

    从目前的状态看,菊治觉得冬香不可能再活过来,所以冬香一旦被运走的话,自己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不干……”

    菊治像个耍赖的孩子一样拼命摇头,然后又将额头埋在冬香的胸口诉说:“我不干,我不想和你分开。我不想把你交给任何人。”

    无论发生了什么,冬香都是属于自己的。她也曾说过,自己的一切都是菊治的。他们发誓要一辈子长相厮守,菊治一直坚信这一点,现在怎么能变得天各一方呢!

    不管谁说什么,自己决不会和冬香分开。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应该怎么办才好?

    菊治的脑海里浮现出观看芦之湖湖面时的情景。那时他曾经想过,如果二人在这里跃入湖中,他们就会一直沉到湖底,再也不会浮上来了。在和冬香做爱双方同时达到高潮的一瞬间,他也曾想过,两个人就这样死去的话,也相当不错。

    然而,现在只剩下菊治一个人活着。

    不管拍头还是拧脸,都证明菊治实实在在活着。

    “怎么办?”

    杀死了冬香,只留下自己一个人活着,将来会怎么样?那样只会被人贴上杀人犯的标签,受到众人的嘲笑和指责。

    在考虑的过程中,菊治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向厨房走去。那里有菜刀和锋利的水果刀,这样就可以死了吧。

    菊治也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他从橱柜里取出水果刀来,用右手拿着。

    深更半夜,菊治一手拿刀呆呆地站在那里。

    如果将刀刺进自己的胸膛,能死得了吧?在明亮的灯光下,菊治盯着锋利的刀尖,缓缓地向左胸刺去。

    “一狠心扎下去就行。”

    菊治提醒自己,他的手却不停地哆嗦,他也保证不了能否准确地扎中自己的心脏。

    在犹豫的过程中,菊治想起来“犹豫致伤”这个词,指的就是那些用锋利的器具自杀的人,几乎都不能刺中要害,由于伤口不能致命,只留下一些较浅的伤口,他们只好带着丑陋的伤痕活在世上。

    而且,菊治也没有那种刺杀自己的勇气。

    与其刺死自己,还不如从公寓跳楼,或在房间里拴根绳子上吊,相对万无一失,但是不管做什么,让菊治一个人去做,他还是过于害怕,根本下不了手。

    自己究竟应该如何是好?菊治踌躇再三,又想见冬香了,于是他回到了卧室。

    房间里还是老样子,鸦雀无声,冬香盖着和服躺在那里。

    “冬香……”菊治唤道,还是没人答应。

    他曾经一度去厨房,拿了刀子,可又什么都做不出来,就回来了。冬香和他离开前一样,仍旧躺在那里。毫无反应的肢体明确地告诉菊治,冬香已经死了。

    菊治还想和她说话。他坐到床上,双手撑在冬香上方,对她说道:“对不起,我想随你去死,却下不了手。”

    “……”

    “剩下我一个人活着,行吗?我把你杀了,却一个人自私地活了下来……”

    菊治继续用头蹭着床单唠叨:“可是我比任何人都喜欢你,你那么兴奋快活,说你想死,所以我才杀了你。这一点你肯定明白,是吧?”

    菊治问,冬香的嘴角微微开启,仿佛表示同意似的。

    “我根本就没有想杀你的意思!”

    自己杀死了冬香,可她好像并没有在怨恨似的。相反,在菊治眼中,她还带了一丝微笑。

    因此,菊治松了口气,他将盖住冬香的和服打开了一点儿。

    从纤细的颈项到丰满的双峰,和她生前没有丝毫变化。从腰肢到腹部,从骨盆两边突起的耻骨到两腿之间一层淡淡的阴影,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优雅、美丽。

    这么漂亮的女子身体,不可能是死的。不知情的人看到的话,也许会错以为是一个白瓷做的裸雕。

    “冬香……”

    菊治再次呢喃,将嘴唇凑近了她的胸前。他想把冬香全身再吻一遍。倘若自己吻遍她全身的话,冬香说不定能够苏醒。

    菊治带着祈祷的心情,先将嘴唇覆在了她的右乳之上。

    这个动作不知自己重复过多少遍了。菊治和以往一样,用双唇叼住了她的乳头,他不由得停下了动作。

    冬香的乳头令人难以置信的冰凉。

    “为什么……”

    菊治不禁抬起头来,再次凝视冬香的乳房。

    冬香的乳房显得比往日更白,更加漂亮,不过这种冰凉正在诉说“死亡”。

    菊治哆哆嗦嗦地把手放在冬香胸前,接着从腋下向小腹摸去,所有的地方还是那样光滑如丝,只是冰冷不带一丝热气。

    “原来如此……”菊治慢慢点了点头。

    冬香的心脏已经停跳,所有遍布全身的血液也停止了流动,好像在宣告死亡一样。

    菊治仍然希望阻止死亡的进程。他想拼命地拉住冬香滑向死亡的身体,让她的身子重新变得温暖。他向往冬香的身体,再次回到那种挣扎叫喊、疯狂般冲向顶峰的热血沸腾的状态。

    菊治相信冬香一定能够复活,他开始拼命地舔舐她的全身。从两个乳房到胸腹之间,再从肚脐到小腹,菊治的舌头舔得已经麻痹,似乎要掉了一样。

    最后菊治舔到了冬香两腿之间的私处,他的双唇来舔花蕊之前,上下左右地舔弄她原本最为敏感的花瓣,甚至还用舌头从下面向上不住摇动,然而既没有爱液溢出,也没有任何反应。

    冬香的身体从乳房到私处,仿佛已经全部死去。

    冬香全身之中最为热情,最为奔放,最为诚实的花蕊,已经死了。冬香的私处变得如此冰凉,菊治不得不死心了。他用自己的脸蹭着冬香的私处,提醒自己:“冬香已经死了,再也不会活过来了。”

    至此菊治确确实实地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是打119,还是应该报告警察?然后等候警察的处理。菊治明白除此以外,别无他策,但就这样跟冬香分开,也过于辛酸了。至少这一个晚上,菊治想跟她共同度过,这是自己和冬香度过的最后一夜,冬香也一定希望这样。

    菊治告诉自己,又向冬香征求了一下意见。

    “对吧……”

    冬香自然不会出声,可是菊治却听到了她和平时一样“是”的柔声回答。

    “知道了,就这么做吧。”

    菊治一个人点点头,把仰面朝天躺在那里的冬香抱了起来。

    冬香死后已经过了十分钟了,不对,也许时间更长一点了。菊治紧紧地抱起了冬香,可是她变得瘫软的上身好像要折成几段似的朝下倒去。

    刹那间,菊治慌忙支撑住了她的身体,可不久就变得难以忍受,于是菊治把她重新放回仰卧的姿势。

    看来面对面地把冬香抱在怀里比较困难。无可奈何,菊治主动贴近冬香,将自己的四肢和她的叠在一起,然后低语:“你累了吧,一起睡吧。”

    就算冬香已经死了,但菊治却觉得她还活着。即使没有了呼吸,冬香的灵魂肯定还在身体当中。

    “我会一直抱着你的,所以放心地休息吧。”

    不知冬香能否领悟,被轻轻放在菊治肩上的手臂“吧嗒”落了下去。菊治又把冬香的手臂拉到自己肩上,然后盖上了毛巾被。

    “因为黎明时分有点儿凉……”

    菊治就这样贴着冬香的脸颊闭上了眼睛。

    可能由于自己总在回忆,所以菊治在半睡半醒状态中梦见他和冬香一起度过的时光,那些时光走马灯似的在他的脑海中出现,然后消失。

    最初是在京都的咖啡吧里相识,之后菊治多次赶往京都,在车站的饭店和冬香匆忙见面,再匆忙分手。有一次菊治捡到了一片和冬香手形很像的红叶,便把它送给她了。后来冬香搬到了东京,他们开始每周两次上午幽会。他们每天都疯狂地相爱,渐渐地冬香感受到了做女人的欢乐,而且快感不断加深,结果开始向往死亡。在那种情况下,他们去了箱根,迷失在极端的爱的世界里,没想到在焰火大会的夜晚,最后燃尽了所有的思念。

    然后……从那一刻开始,菊治开始觉得窒息,胸上仿佛压了什么东西,他一边被指责,一边呻吟似的。

    最初胸膛虽被人压迫,但不知怎么地,因为和冬香在一起,还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可从中途开始,菊治一个人被掐住了喉咙,他开始害怕,当他觉得自己要不行了的时候,他大声叫道:“住手……”

    菊治一边叫喊,一边将缠在脖子周围的绳索解开,激烈地左右摇头,反躬起身体,这时他终于从梦中惊醒。

    菊治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俯身躺在那里,是他自己的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才那么难受的吧。

    菊治慌忙将手拿开,朝侧面一看,冬香还是在休息。

    在台灯淡淡的光线照射下,冬香雪白的面孔更加苍白,轮廓漂亮的鼻子,在光的另一面形成了一片淡淡的影子。

    冬香在自己身边的话,一切就放心了,菊治进一步向她靠去:“刚才很难受吧?”他问。

    菊治在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甜蜜快乐回忆之后,被一种异样的窒息控制,当他痛苦地从梦中醒来的时候,他想冬香的痛苦是否已移到自己的身上。

    “对不起……”

    菊治搂住冬香,将脸贴向她,冬香雪白的肌肤已经被泪水打湿。

    菊治刹那间以为冬香哭了,不过紧接着他就明白了,那是自己的泪水,他一边用手指擦拭眼角,一边自语:“你安静地休息吧。”

    菊治爱抚了一下冬香额前的头发,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温柔地微笑。

    菊治放心地睡了一会儿,应该是在这之后。

    白天工作了一天,晚上和冬香一起去看焰火,然后回到房间里,一直激烈地做爱。而且在梅开二度之后,又开始了第三次的攀登,最后冬香以死为代价,同时达到了高潮。

    一天的疲倦给菊治带来了一段舒服的睡眠。他再次睁眼的时候,窗外已经发白,时钟上显示的是七点。

    菊治即使在梦中,也同样清楚冬香还在休息。菊治将脸贴近冬香的面颊,然后把右手放在她的腹部之上。

    “也许……”

    菊治轻轻坐起身来窥视,可冬香还是那样冷冰冰的一动不动。

    就算如此,菊治依旧低语:“到了早上哦……”

    这时他朝冬香脸上一看,只见她的喉部有白色痕迹。两个圆形的手印挨在一起,比其他的皮肤显得更白,完全没有血色。

    菊治仿佛被其吸引住了,他悄悄地将两个拇指按在手印上面。

    “我用了这么大的劲儿……”

    自己是按照冬香的要求,拼命地扼住了她的喉咙。菊治由于深陷爱情之中,希望能让冬香在达到快乐的巅峰时飞得更高。就算出于这种想法,自己怎么能使那么大的劲儿去掐她的喉咙?到现在菊治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情。

    “难受死了吧……”

    菊治低下头去继续道歉,不顾再次溢出的泪水流了一脸,然后他慢慢扬起脸来,冬香仿佛在问“怎么了”似的面带微笑。

    “难受不难受?”

    不管菊治询问多少回,冬香依然保持微笑。看着冬香柔和的表情,菊治心中涌出了其他的想法。

    原来冬香没有那么痛苦。相反,也许当时一种令人麻醉的快感正好传遍冬香的全身,她就那样一口气达到了高潮,迷失于精神恍惚的状态,结果死了。

    冬香在享受了比任何人都强烈的快感、激烈燃烧之后,闭上了双眼。

    “你不会恨我吧?”

    菊治接着确认说,冬香苍白的嘴唇中仿佛发出了“嗯”的声音。

    菊治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在枕头旁边寻找起来。

    录音机应该偷偷地藏在枕头底下。

    菊治慌忙掀开枕头,又把毛巾被抓了起来,却仍然找不到录音机。菊治又在冬香周围寻找,发现录音机掉到了床头前面的床垫下面。

    是两个人做爱时动作过于激烈,还是自己扼住冬香脖颈时顺势掉下去的,不管怎么说,再听一次录音的话,就能知道冬香攀登了多高的爱的巅峰,又是如何期盼自己被菊治杀掉的。

    菊治选择了录音机中最新的录音,按下了播放键。

    最初,他们进行了短暂的交谈,菊治“你太美了”的声音传了出来。那是菊治凝望冬香一丝不挂的身体兴奋起来的时候。

    接着传来冬香“请给我吧”的恳求,在传来“请你放开手脚把我彻底地”的声音同时,不断传出冬香激烈挣扎的呻吟。那是冬香跨坐在菊治身上,接受他从下面不停发放焰火,尖叫着达到高潮的时候。

    然后两个人好像拥抱了一会儿,录音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又开始做爱,这次可以清清楚楚听到冬香多次喊叫:“杀死我吧!”在她嘟哝“我要死了”的瞬间,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

    “难受吗?”菊治慌忙发问,“要紧不要紧?”他跟着确认,这时冬香责问:“为什么要住手?”然后又说:“我就是想死。”“我想死在你的手里……”

    面对目瞪口呆的菊治,冬香提起了昨天她丈夫强行要和她做爱的事情。她说:“我这个身体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碰。”“我再也不想回家了。”关于菊治的小说,冬香一口断定:“那是我们之间爱的结晶,所以总有一天会得到大家的承认。”

    一段长长的空白过后,又传来了冬香的要求:“我想和你连在一起。”他们重新结合,向着快乐的巅峰冲去。

    冬香当时身不由己的声音和喘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亢,不久就传来了她最后达到高潮时如醉如痴的欢喜的呻吟,她兴奋地大喊:“哎,掐住我的脖子。”“哎,再使点儿劲。”“杀死我吧。”“我要死了。”随着“喀吧”一响,冬香的喊叫一下子停了。

    完全没有问题,录音机把所有的过程都录下来了。只要听了这份录音,就能明白冬香之死出自她和菊治之间那种至高无上的爱情,是两个人合作的结果。

    冬香并不后悔自己的死亡,反而会因为死于快乐的巅峰之上,感到非常满足。这种死亡肯定是冬香心之所愿。这样一想,菊治感到心里轻松了不少,他总算能够站了起来。

    菊治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通过窗帘的缝隙向清晨的街道窥视。

    已经过了七点半了,快步向车站走去的白领一闪而过,仿佛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菊治关上窗帘回头一望,冬香的姿势还跟昨天晚上一样,躺在床上休息。

    外面的活力已经恢复,可是房间里面被杀死的女人仍然仰面朝天地倒在那里。

    这种失衡的感觉令菊治极端困惑,他被一种想要喊叫的冲动抓住。

    “嘿,这里有一个美丽的女人死了,杀死她的正是眼前的我。”

    自己现在打开窗户大叫的话,如果有人打电话告诉了管理员,该怎么办?估计警察很快就会赶来勘查现场,与此同时,自己也会被带上警车回警察署吧。

    被警察带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点菊治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过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和他们联系,菊治还没拿定主意。

    总之,警察到来之前,应该把有关冬香的一切整理好才是。想到这里,菊治再次环视了一下四周,只见角落里有一个白色的口袋。菊治往里一瞧,昨天冬香穿来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叠放在里面,旁边还有一个略大一些的皮包。

    那个皮包冬香一直十分喜爱,菊治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个类似化妆包的小包,还有钱包、纸巾和记事本。冬香每次都把下一次见面的时间,记在那个淡粉色封皮的记事本上。

    这个记事本已经失去了用场。菊治凝视了一会儿,才把它放回皮包里,拿起了放在旁边的手机。

    冬香曾多次用这个手机发短信给自己,传达彼此的爱情。想到这儿,菊治缓缓地打开了手机,手机画面上突然跳出来几个孩子。

    三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挤在一起,男孩子满脸笑容伸手做v字,看来是冬香的孩子吧。

    中间的是一个女孩子,左右两边站着的是两个男孩儿。左边的男孩十岁左右,右边的男孩儿大概五六岁的样子。站在两个男孩儿中间的女孩儿,年龄最大,估计上小学五六年级。她穿黄色的连衣裙,瓜子脸,那不知什么地方显得羞涩的样子,很像冬香。

    左右两边的男孩儿穿着背心,充满了活力,双手作出v字手势,满面笑容。

    冬香的三个孩子凑巧聚在一起照的照片,由于笑容十分可爱,所以冬香把照片用在手机画面上了吧。

    “原来如此……”

    菊治凝望了一会儿手机画面,不禁觉得辛酸起来,他合上了手机。

    冬香是一边照顾这些孩子,一边往返于自己这边的。她总是按照约好的时间准点赶到。菊治贪婪地拥抱冬香,和她做爱,可冬香身后还有三个孩子。

    菊治心里从来没顾及过这些,他只是求索冬香作为女人的部分。不对,冬香只把自己女人这一部分显示给菊治,菊治安然受之,只关注作为女人的冬香。

    如果再能冷静一些就好了,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轻率的事情。最初看到这个手机画面的话,自己不会动手杀死冬香的。不管冬香如何要求:“杀死我吧。”菊治也绝不会把手放在她的脖子上。

    “我做下了什么事情啊……”

    事到如今,再怎么谢罪也为时过晚,但菊治仍是一门心思想要谢罪。比起冬香来,他更想对孩子们谢罪。

    然而,从今往后孩子们将怎么生活下去?还有就是孩子们虽在,而母亲却已去世的冬香的丈夫……

    菊治再次为自己所做的事罪孽深重感到震惊,他合上眼睛低语:

    “冬香,我可怎么办啊……”

    菊治望着只听不答的冬香,心中又有了一个新的发现。

    不管怎么说,冬香都是一个慈爱的孩子母亲。除了和自己相爱的那个瞬间,平时她和普通母亲没有什么区别。发现了这一点,菊治心里虽然非常难过,可不知为什么,他又感到有些安宁。

    总之,冬香的手机让菊治过于辛酸。

    在手机的画面上,用了可爱的三个孩子的照片,手机当中还藏有二人之间各种各样的爱情记录。

    为了不让丈夫发现,以前冬香看了短信内容之后,也许马上就会删掉。

    然而今天手机一旦留了下来,彼此之间的短信总会让她丈夫看到,从而知晓了他们之间爱的记录。

    若是这样,不如干脆把手机放在自己身边,冬香肯定也希望这样,也会因此感到放心。

    菊治拿起手机放入自己口袋,可他转念一想,今后要和警察打交道,他们在调查冬香的遗留物品时,如果发现手机不见了,大概又是一个问题。

    自己作为第一发现人,当然会被怀疑,倘使警方认为自己故意把手机藏了起来,反而会很麻烦。

    想到这里,菊治又把放进口袋的手机,重新放到了冬香的皮包里。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菊治既不打算逃跑,也不想进行隐藏。自己是杀死冬香的杀人犯,这已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所以藏起一个手机,根本于事无补。

    与之相比,难道没有什么更有纪念意义的东西了吗?只要是冬香身上的东西,当然什么都行。

    菊治重新巡视四周,只见床头柜上有一个东西闪闪发光。

    笼罩在台灯阴影之下的,正是菊治送给冬香的那条单只高跟鞋项链。

    迄今为止,冬香每次和自己见面的时候都戴在身上,昨天虽然穿着夏日和服,她还是戴上了这条项链去看焰火。

    在欧洲,传说单只的高跟鞋会给人带来灰姑娘那样的幸福,所以很受女性青睐。菊治把这个传说告诉冬香的时候,她也是一脸高兴,自言自语地说:“我也能变幸福的。”

    从此以后,冬香上床休息前,总是习惯把这条项链摘下来,放在床头柜上。

    昨天晚上也是一样,冬香把它摘下来后,蹑手蹑脚地爬上了床。

    这条承载了各式各样回忆的项链,菊治怎么也想留在自己身边。他从床头柜上拿起项链,回头看了看冬香:“你同意吧,我一定不会让它离开我的。”

    冬香虽然什么也没回答,但她肯定非常高兴。菊治又看了一下冬香的脸,然后走到书房。

    接下来自首以后,自己会被警察带走,可能就再也回不到这里了。将以什么方式接收审讯?会被关押在哪里?菊治心里一点儿数也没有,也许应该把房间收拾好才对。

    菊治把资料员送来的散乱了一桌子的资料整理停当。

    按照计划,菊治下午应该根据这些资料把稿件写出来,可眼下这种情况,他是不可能去出版社了。相反,过一会儿,他还得给编辑部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己“有急事,要休息”。

    还有就是自己原本打算后半学期在大学里讲课用的那些卡片和资料,也应该整理好放在书架上面。

    不过衣服之类应该如何是好?在被关押期间,能够回来取吗?这些菊治都不清楚,他现在能想到的,也就是带上夏天需要的衣服而已。

    正当菊治左思右想的时候,书房里的电话突然响了。

    这种时间是谁来的电话,菊治刚要伸手去接,突然又害起怕来了。

    还不到上午九点,难道说有人在窥探自己房间里的情况?菊治屏住呼吸望着电话,铃声突然停了,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菊治慌忙拿起手机,来电人一栏显示的是“高士”。

    好像是儿子高士打来的。菊治松了口气,他思索着儿子现在这种时间打电话到底是什么事。

    儿子高士在电影放映公司工作,几年前已经离开家独立生活,极少和自己见面。这次主动打来电话为了什么?

    菊治等了一下接起电话,儿子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喂,是我,您现在不在家吗?”

    “不是……哦,对……”

    “我想告诉您,我打算结婚……”

    突然听到自己完全没有料到的事情,菊治顿时变成了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说实话,眼下的自己根本无力顾及这些。

    即使听到儿子打算结婚,可做父亲的却杀了人,很快就会被警察抓走。在这种时候,怎么可能耐下心来和儿子谈论婚事。菊治一声不吭,儿子高士继续说:“对方是和我们公司有业务关系的公司的女孩,今年二十五岁……”

    高士今年应该二十六岁,所以女孩儿比她小一岁。

    “因此,我希望您能见她一面。”

    儿子打算结婚,事先知会自己,并提出见面,菊治心里当然高兴,但是担任父亲这个重要角色的,却是一个杀人犯。

    菊治继续保持沉默,高士觉得不可思议地问:“喂,爸爸,你在做什么呢?你在听我说话吗?”

    “哦、哦……”菊治当然在听,但却不能马上作答。

    “你对你母亲说了吗?”

    “妈妈见了一次,说了句‘不错嘛’,但我还是觉得应该得到您的同意。”

    菊治在和妻子离婚的时候问过高士:“你想把户口放在哪边?”

    “爸,我还是把户口放在您那边吧,我两边跑。”高士答。

    菊治觉得儿子真是现代青年,想法十分现实。可是到了现在,这真是一个错误的选择。高士就将成为杀人犯的儿子了。

    “爸爸,你什么时候能和她见面?”

    菊治心里当然非常想见准儿媳,只是现在见的话,只会让对方觉得自己异常,而且时间上也没有可能了。

    “那个,我最近很忙……”

    “是吗?只要见上一面就可以了!”

    菊治就要被警察带走,何时才能出来也不知道。在这之前,他很想和高士选定的女孩儿见上一面,不过眼下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

    “你妈妈说好的话,不就行了。”

    “您也太不负责任了。您的意思是我的太太怎么着都行,是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总之,祝你幸福……”

    “什么啊,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高士似乎无法理解,菊治说完挂断了电话。

    看样子这次是彻底地得罪了儿子。高士生气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儿子特意提出把女朋友带给父亲看看,父亲不但不领情,还冷淡地将儿子拒之门外。

    “对不起……”

    菊治现在不但要向儿子高士道歉,恐怕还应向妻子道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无影灯列克星敦的幽灵人造卫星情人羊男的圣诞节旋转木马鏖战记暗流异恋业余神偷拉菲兹暗夜之贼燃烧的煅赭石

    爱的流放地: 风逝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渡边淳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渡边淳一并收藏爱的流放地最新章节。